畅想教育网
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产品展示 >

第十三章:修史

时间:2016-08-25 17:54
  

昺如自知讲错,忙道:吾领教也!

姚公暗忖:这太史公所褒之人,料非等闲之辈,吾复交一友也。放置昺如后,速阅书稿,过目数页,即击节称赏:公然非同寻常!粗览之后又作细读,十余日不得安息,一番思构后,欣然命笔----

经查,所失为隋史、唐史、五代史、宋史等。他找来相关史料,从头着笔,刚作完隋史,便咳嗽不已。妻刚氏夺其稿嗔之:你要书仍是要命!舜年边咳边笑答:书也要命也要,徒有生命之躯,而无所作为,无异于行尸走肉!仍边吃药,边著作。终因劳顿而不离床第。

舜年欣喜:有亚父为助,事可成也。

这是快要十年的心血呵!记得在撰写明史时,为展现先祖田世爵为国效力的时令,亲赴昔时抗倭之地,进行了为时半年的考据,翻阅了上百部史料,走访了数百父母官员及苍生,其间,因感风寒加上水土不适,两次,几近魂断异乡!然而,眼下倒是如斯成果!莫非,当初,就是自找麻烦吗?田圭、田瞻、商霖、文宪、仕仁等都来快慰,要他放宽解,工作已过,身体要紧……思前虑后,他长叹一口吻,有志者事竟成,决计将丢失部门补撰,力图破镜重圆!

经多时酝酿架构,舜年拟撰书名为《二十一史纂要》。由二十五史缩为二十一史,乃为合成之法,《汉书》与《旧汉书》合为汉史,《旧唐书》与《书》合为唐史,《旧五代史》与《新五代史》合为五代史,《元史》与《新元史》合为元史。其纂要仍为列传体,比司马迁《史记》、司马光《资治通鉴》等通史更简明、更集中。除了简述传说中的三皇、五帝重点记叙有史记者之历朝历代包罗君王在内的主要人物、严重事务、次要政绩及、军事、经济、文艺、伦理、律典、缔造等凸起之处,编纂之中,把握四大准绳:其一,重史料,少想象,不;其二,重考据,求信史,不;其三,重实事,秉笔直书,不随便褒贬;其四,重通俗易懂,不作文字游戏。

众皆赞舜年德性如日经天、江河行地,磊落。

次日清晨赶到现场,按昺如所指匪之逃向,一追去,然追了一天,一无所得。

报南服之最绩焉,日夜望之矣。

舜年每处置完军务,便静下心来,著作。为了便利,除爵府设有小昆仑读书台外,于万全洞、情田洞、洞城、南府、帅府、中府等,都设有书斋,藏书一万余册。特地设有籍管员,担任购书、包装、登记造册,库房办理,并查寻舜年所需材料,拾掇舜年文稿。

世人慌了四肢举动,扶的扶,抬的抬,叫医的叫医。爵府一片大乱,

守升曰:如斯极好,读史者可获事半功倍之效。不外,有此构思者,绝非爵爷一人,且早有《通鉴》、《纲鉴》之类行世。至于新编通史,朝廷史官生怕早已有人正深谋构架,爵爷有心,当及锋而试也!

翰墨功夫,各有各的数,读者择选,方不足地。

姚大人高师钧鉴:突扰,颇失大礼!乞谅。蒙严公守升大人钧荐,知高师不只高风亮节,且学识淹贯古今,钦佩之至!恨不克不及拜倒于门下,受教终身。不才读史之际,习于深研,于人于事,不囿,皆引经据典而求其实。久之,则生编纂通史之想,得严师守升指教,吾孜孜以求,终成《二十一史纂要》,今令拙子昺如(号应恒)携稿登门求序,未知高师可否赏脸,诚惶诚恐!如高师阅稿甚觉不畅、不实、不华,难认为序,当直教也,吾复以师意纂之。因感风寒,未能躬行,甚为憾也!日后自会登门伸谢。

另致书严公守升----

经七八个春夏秋冬苦心孤诣的劳作,《二十一史纂要》终究于康熙三十六年杀青。舜年请守升、田圭、田瞻、商霖、仕仁等初阅,皆击节称赏。守升细查,《纂要》所引史料,除二十五史以外,其它左证,出自、五经、六艺等一百余部典籍。如黄河水道的开凿,司马迁说是禹所为,记曰:河菑衍溢,害中国也尤甚。唯是为務,故导河自积石,历龙门,南到华阴,东下砥柱,及孟津雒汭至于大邳(《史记.河渠书》)。左邱明在《左传》中亦记录,天王(景王)使刘定公劳赵孟于颍,馆于雒汭。刘子曰:美哉禹功……微禹,吾其鱼乎!更早,更有《孟子》所谓禹疏九河,《庄子》禹湮洪水,决江河,四通四夷九州。《纂要》认为,这是一种强调的传说,对于此说,屈原就作过如斯反问:洪泉极深,何故窴之,处所九则,何故墳之?河海应龙,河尽何历?鲧何所营?禹何所成?……九州安错!川谷何洿?(《楚辞.天问》)。整个凿河工程,尚以石器为劳作东西之尧、舜、禹传说时代,是不成能实现的,而是夏禹治水三过而不入之义德数代庖民,方能三万里河东入海。

昺如深知铸成大错,无法向父王交待,遂马不停蹄,直奔五峰安抚司向其弟----安抚使田耀如求援。

舜年笑道:勤政与勤著互补。一个勤字,乃我毕生所求!

吾有一挚友,岳常道姚淳焘,名噪史界,爵爷之史稿成,可请为叙。舜年欣曰:吾本欲请亚父为叙,介因亚父著作负重,不敢启齿,今亚父为吾荐高,情义皆可敬也。届时,吾当求之。

有了把本,舜年复为撰写,数月当前,全稿终得重圆。柱成极力操办发行之事,次年,一部颇具含金量的《二十一史纂要》终究呈此刻面前。

昺如不认为荣,反而一吐微词:父王素性好强,不知天之高地之厚也。这修史之事,乃朝廷所为,你一介土司之蛮,何须作僣越之举?既便发行,未有史家之名,阅读者有几?

昺如失稿,便求耀如一同向父王。

舜年觐见皇上,往返半载。其间,多有闲遐,除了交游、商联,还遍逛京都、省会书市、籍馆,大购所爱典籍,或相关材料。去时骡马驮人驮礼,回时骡马驮人驮书。

舜年与商霖谈及修史之事,商霖惊曰:编此巨著,工程浩繁,乃特地史家所为,王侄日理万机,何得闲工认为心劳?再言,尔之笔何为多,未必掉臂此失彼?

……受公之托,聊认为叙,博彩网址 http://www.ywgd.com/bocaiwangzhi/余读《纂要》,收获颇丰,倾慕向慕田子之至也。余观田子之功,当有巨作不竭,你我拭目以待……。

舜年斥之:小子无志,不相为谋也!

这姚老先生身段高峻,园盘大脸,虽年近古稀,却仍满头青丝,浓长的眉毛下,一双略显凹陷的眼睛,闪着睿智的。昺如碰头便拜,落落风雅张显读书人的礼数。姚见昺如身段伟岸,浓眉大眼,颇具轩昂器宇,心中暗想:儿子这般气宇,想必不凡!行过大礼,昺如将父王及守升呈上。姚将舜年手札打开,细阅之----

舍把速办,遂将百余斤废稿呈上。舜年查之,公然将丢失部门之草稿全数找到!大喜之下,病好了一半。遂给舍把赏银十两,并破格擢为土履历。

序成,致舜年手札一封,赞曰----

姚老先生读罢,深感舜年诚意,对昺如赞道:乃父身为司主,日理万机,宵衣旰食,却能制此皇皇巨构,非所能为。我等习史之辈,尚不克不及与之比肩,真汗颜也!

舜年又与昺如谈及此事,昺如冷冰冰:想是父王要去朝廷为官,否则,怎的管起这朝廷该管之事?

舍把笑答:爵爷过手之物,认为至宝,不敢有半点丢失!

舜年速令昺如等,随舍把将书稿全数搜来!

昺如将叙文及书函收于行囊之中,复驮书稿,辞别姚公,欣欣然直奔容美。

颂祺大安!

眼下,已是众花干枯。昺如无心赏花,也难一瞥芬菲了。他的表情愈加繁重。下一高山时,由于坡陡,便下骑而行,三匹骡马居中,舍人居前,本人压后。

商霖摇头喟叹:真苦煞王侄也!

姚大惊:令郎何出此言,这著作之事,人人可为,非朝廷垄断也!凡读书者,只求其美,尔后闻作者。文不美,作者虽为权贵,读者仍嗤之以鼻;文美,作者虽布衣之辈,读者大可捧赞,此乃人以书为贵也!

青少年时代的田舜年,就对华农历史发生了稠密乐趣,对所谓野史的列传体史乘二十五史----《史记》(西汉.司马迁)、《汉书》(东汉.班固)、《后汉书》(南朝.宋范晔)、《三国志》(晋.陈寿)、《晋书》(唐.房玄龄等)、《宋书》(梁.沈约)、《南齐书》(梁.肖子显)、《梁书》(唐.姚思廉)、《陈书》(唐.姚思廉)、《魏书》(北齐.魏收)、《北齐书》(唐.李伯约)、《周书》(唐.令狐德棻等)、《隋书》(唐.魏徵等)、《南史》(唐.李延寿)、《北史》(唐.李延寿)、《旧唐书》(后晋.刘昫)、《书》(宋.欧阳修等)、《旧五代史》(宋.薛居正等)、《新五代史》(宋.欧阳修)、《宋史》(元.脱脱等)、《辽史》(元.脱脱等)、《金史》(元.脱脱等)、《元史》(明.宋濂等)、《新元史》(近人.柯劭忞)、《明史》(清.张廷玉等),他不只全数浏览,并且对每部史乘都有深研。秉承当前,他立志编纂一手下限至明末之通史。

一日,他向升请教:吾欲将二十五史各取其精要,合纂一部,以让读史者览一部而知上下五千年,不知有何赐教?

……余受严太史公之托,被宠若惊!细读《纂要》,方知严公乃慧眼也。公之宏制,实属空谷足音。余之为序,自愧不克不及锦上添花,权作画蛇添足以见笑于人……

……舜年为人贤能,仅宠遇前明落难之人,足让人钦佩不已!加之博闻广记,著作不辍,虽举人、进士之辈,亦多不克不及望其项背,更教人。至于《二十一史纂要》,余认为上乘之作,罕见也,若姚公为之序,不啻锦上添花,可登大雅之堂……。

宣慰土司田九峰二十一史纂序

风尚与时化移易,得善变者,数人焉倡之,而之行,能够四达不悖矣。今皇帝声教弥漫,万国宾服。日照月临之下,凡有血气者,皆得晓以礼义,导以名分,沐以诗书,使蒸蒸响化,靡有,况土司星分楚徼,禹贡荆州之域,去王畿才三千里,奉正朔,守防禁,输忱报绩,历丰年所。而拘墟者,谓当别其品种,羁縻皋牢,使不得与于财宝冠裳之盛,嘻,何其小也!予剖符常岳,职在宁边。莅政之初,即闻宣慰田子,尊贤礼士,饱饮诗书,以著作名家,固已异之,既又闻其编纂史略,二十一朝,互有商确,芟繁摘要,考误析疑,殆类通儒之所存心,非苟焉罢了也。戊寅夏四月,田子忽遣使载书满车,冒风雨数百里,走兰津投赠索叙。其子应恒款门入谒,风流淹雅,有吴令郎遗意,予益叹田氏之泽,再世未艾,而圣皇帝文教诞敷,涵濡浸灌,其见效于全国,若是其大且远也!虽然,阻水鉴形,日光体影,千秋得失,史文大备矣。田子拆阅之下,见古者山陬海澨,有奉职勤王,铭劝天室者;有夜郎自卑,抗天拒命,焉不戢者;有世笃,分茅锡土,传之无限者;有叛服不常,初终异辙,测验考试天威,陨其世,堕其绪者。其间祸福,逐个澄观而静验之,于以敦修目好,力帅诸师,永承帝眷。后之入踵其业者,学成而升于有司,试于乡,举于春官,彬彬乎后先王国,与一代名臣,并光史册。此城稽古之荣,善变者所宜自效,而功先,予亦籍手田子,

昺如与舍人既不克不及动弹,又不克不及喊叫,叫苦不及!约过了一个时辰,有人过,方得解救。

赶到五峰,已是天黑,耀如闻讯大惊,速带土丁四十余人,举带着火炬连夜乘马前往追匪。

舜年一听,登的坐起来:你说什么?那些废稿还在?

为让领会容美,让后人晓得创业的艰苦,舜年又苦心营构数年,作《容阳间述录》一部。洋洋二十余万言,向展现了先人若何开辟容美(别名容阳)及历朝历代创下的灿烂业绩,与《田氏世家》所分歧的是,它不拘限田氏的功勋。凡对容美有贡献者,皆有专章,如文安之、升、宋仕仁、唐柱成、钟南瑛、祝九如、张辉、宝庆、向遇春、向文宪等。此作以记述漂亮动听的故事见长,颇具吸引力,阅之,不只知史,尤知人之感情。在文安之专章中,舜年最初喟叹:若公识相大统,向化清廷,其栋梁之作为,当更有青史一页矣……

姚公又读严公之函,函曰----

此时,专管图书的舍把传闻昺如丢稿之事,忙参见爵爷,细说爵爷所弃各类草稿全数保留无缺,只是删删改改,只要爵爷本人才能辨认。

不才田舜年康熙三十六年三月

爵爷有此弘愿,不才当全力以助,无效劳之处,虽然分咐。

耀如又令寻找,两天未见片纸,料定已为强人作手纸带走。之后四方寻查,皆不知强盗去向。

耀如考虑,匪之掳掠,皆为资财。如开囊见为书稿,定会弃之。于是,令土丁于发案现场附近寻找。公然,不出十丈,便在深林中发觉弃物。但见东一匝,西一匝,扔的四处都是。土丁将书稿尽数收起,经昺如清点,三股竟差了一股!

兄弟见了父王,泣诉遭劫之事,舜年大震,悲愤交加中,竟口吐鲜血,一下昏蹶倒地!

经王医急救,虽化险为夷,然仍卧床不起,茶饭难进。

地址:湖北省恩施市春风大道22号邮编:445000德律风:

记得离容时,满山的杜鹃一片灿然,被叫作映山红的红花杜鹃,第一批虽已告谢,第二批正开的十分热闹;被叫做小叶映山红的紫花杜鹃,第一批已张樱桃小口,第二批正在扬蕾;被叫做大叶映山红的麻花杜鹃,已吐出花芽,将与白花杜鹃一道作为后续点缀。与杜鹃抢眼的是若干品种的野蔷薇,特别那木质藤本状类,纷纷跳出树从,将那红色,白色的花朵笼盖在深绿浅绿的草木之上,尤一幅幅高手丹青向四周延续;一丛丛被叫作土蔷树的檵木,也不示弱,将可与丝状菊花媲美的白卉抛向枝头,展现雪一样之玉洁无瑕……昺如边行边赏识这各类应时而生之美,心中生出若干感伤。心想,哪一天本人秉承,管它家花野花,不只可尽情赏识,还可肆意采摘,玩它个痛利落索性快!可是,现在还在跋山渡水,吃不尽的苦头,真为下人也!

行至半坡,两边高树掩映,阴气森森,昺如不觉打了几个寒噤。正时,俄然从树笼里窜出上十个蒙面强人,前五后五,冷不防将昺如和舍人按倒在地,并用烂布将嘴堵住,于旁树上,也不要骡马,尔后将驮物尽数掳去,昺如行囊里的川资也被掏空,只剩下《叙》和手札。

三月初,舜年令昺如带一舍人,引骡马三匹驮着书稿及礼品,长途跋涉,去岳州向姚师求序。出山之道,经数年不竭铺修,倒也顺畅,不外两旬,便达姚邸。不期姚公远游,只得落旅店以待。数日,复登门拜谒,仍不见回。昺如对父王修史之事本就不感乐趣,加上长途跋涉,备尝辛苦,心里极为不悦。加上两次吃闭门羹,更是一肚子窝火。于是,筹算将书稿交姚公家人,本人一走了之!侍从赶紧劝阻:不当,恐有失礼仪,爵爷必问责矣!又过了四日,方闻姚公回,于是得已礼见。

在《容阳间述录》中,舜年专为五峰、石溪、水浕三安抚司作传记以附。人问其故,答曰:三司虽有不肖之主叛逆,然其祖多有灿烂业绩,如以一害而贬众贤,世不公也!

姚淳焘

升早已致书挚友姚淳焘,请为纂要作序,姚虽是谦让,但究竟仍是应承下来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
验证码:
推荐内容